哈秀时尚网欢迎您的光临!
 

他为演《绿皮书》增肥40斤吃鸡吃到吐

2019-3-9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为了更接近原型——托尼·维勒朗格,莫特森的前期准备工作成了胡吃海塞,要增肥45磅(约40斤)呢!在剧本朗读会上,马赫沙拉·阿里第二次见到莫特森,有些认不出来眼前这个男人了——他的剧本旁边放着好几块比萨堆成的塔。...

为了更接近原型——托尼·维勒朗格,莫特森的前期准备工作成了胡吃海塞,要增肥45磅(约40斤)呢!在剧本朗读会上,马赫沙拉·阿里第二次见到莫特森,有些认不出来眼前这个男人了——他的剧本旁边放着好几块比萨堆成的塔。

维果·莫特森,一个丹麦和美国的混血儿,一个曾在二战电影中饰演德国文学教授的男演员,一个在微时就娶到了美国著名摇滚女歌手埃克塞娜·塞文卡的“阿尔法男”,将《绿皮书》里腆着肚腩吃炸鸡的意大利底层民众演活了。

你可能都无法相信这就是当年英俊潇洒的阿拉贡。但是走出镜头,他立马就恢复成那个安静谦卑,认真说起话来往往不够圆滑世故的独立艺术家。他有一张维京勇士般刀刻斧凿的皮囊,却又拥有一颗敏感温柔的心;他可以是眼神无辜背负血债的“杀手”,也可以是浅吟低唱的诗人。

获邀出演《绿皮书》时,受宠若惊、别扭

维果·莫特森也不明白导演彼得·法雷里为什么要选他。

从一开始,《绿皮书》这个项目就有些剑走偏锋的意思,毕竟彼得·法雷里是好莱坞著名的喜剧片导演,从《宋飞正传》编剧出身,到名作《阿呆与阿瓜》《我为玛丽狂》,都是深入民心且在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功的喜剧电影。可是他拍完《阿呆与阿瓜2》后,毅然选择了这样一个基于真实事件改编的双男主公路电影,故事从两个人不同阶层不同种族之间的大小摩擦讲起,一直深入到上世纪60年代美国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种族矛盾再次被激化的历史背景,最终回归到一名上流社会的非裔美国人在同伴的帮助下实现自我和解。

“你知道,外面还有很多演技出众的意大利裔美国演员供你挑选。”

莫特森曾试图说服法雷里挑选更容易被观众接受的人选,但导演很坚持,相信他就是这个角色最好的选择,“我受宠若惊,可内心还是有点别扭。我想起来第三次和大卫·柯南伯格合作时,他选我演弗洛伊德。我当年也抗争过,最终被说服,毕竟他才是导演,他知道自己要什么,那么我为什么不选择相信他呢?”

事实证明彼得·法雷里选对了人,这部电影在第91届奥斯卡上获得了五项提名,包括莫特森的最佳男主角提名,这也是法雷里离小金人最近的一次。学院从来不看好喜剧,但法雷里证明自己不光会拍喜剧,也能举重若轻地处理严肃戏剧:“像《阿呆与阿瓜》这样的电影,他们并不需要电影奖。

靠胡吃海塞,增重40斤

毫无疑问莫特森是本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竞争者中表演技术最厉害的选手,那种底层意大利人身上的粗鲁、恋家和单纯被演绎得活灵活现;而且故事给到他的发挥空间远远超过了《副总统》给克里斯蒂安·贝尔的,巧的是,这两位都为角色改变了体形。

为了更接近原型——托尼·维勒朗格,莫特森的前期准备工作成了胡吃海塞,要增肥45磅(约40斤)呢!在剧本朗读会上,马赫沙拉·阿里第二次见到莫特森,有些认不出来眼前这个男人了——他的剧本旁边放着好几块比萨堆成的塔。

说实话,这么吃披萨太爽了!

莫特森也承认,比起演俄罗斯黑帮疯狂练肌肉控制饮食,这样的前期筹备再幸福不过了。

体形到位后,他亲自拜访了托尼·维勒朗格的儿子尼克·维勒朗格一家。这个传统的意大利家庭热情地接待了他,端上来一大盘海鲜料理,吃完一盘还有下一盘。“你得尝尝我家这门手艺……怎么你不喜欢这道菜吗?我就说你烧过头了!”莫特森身为客人,腆着为角色养出的肚腩,又不好意思让主人家不开心,只能继续接过下一盘意大利菜,吃干净。

暴饮暴食延续到拍摄过程中,毕竟主角是个靠和人打赌吃热狗能赢50美元的壮汉。一路上,我们看到托尼·维勒朗格又是热狗又是炸鸡吃得不亦乐乎,其实镜头下莫特森每每吃到想吐,而且不光吃,还得开车、讲台词、精准地倒车以保证达到固定位置不会压坏摄影机……

即便过程如此曲折,在拍完《绿皮书》后,莫特森仍然相信世界上不存在他不愿意演的角色,他不光能改变体形跨越俄罗斯和意大利两大迥异的民族,还通晓7种语言:“我都愿意去尝试,但更重要的在于是否值得。比如《奥赛罗》,不管我多么精妙地呈现这个非裔角色,公众都只会问一个问题,他为什么要演奥赛罗?我为什么要浪费精力呢?难道没有更适合我的角色了?”

第一部戏被删个精光

近些年白发苍苍的莫特森,早已不是那个留着长发穿着手绘“NO MORE BLOOD FOR OIL”(不要再为石油流血)T恤,黑着脸上节目,趁着宣传《指环王2:双塔奇兵》大肆抨击政府杀害无辜的激进艺术家了;时年60岁的他已学会和这个抖抖包袱就算聊过人生的娱乐圈和平相处。

从针锋相对发展到和平共处的时间并不短。二十出头的年月,他初来乍到一无所有,刚决定将职业梦想从足球运动员、牧民调整到演员。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有幸走进了伍迪·艾伦《开罗紫玫瑰》的片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伍迪·艾伦只告诉他观察对方然后作出反应就好:“我记得我讲了个笑话,导演看上去挺满意的,于是我满心欢喜告诉家人可以去电影院里看我的表演。”莫特森的家人没能看到他,因为他的戏份最终被彻底剪掉了。

后来莫特森凭借一张维京硬汉的脸,演了一连串低成本惊悚片,直到参演克里斯托弗·沃肯领衔的《魔翼杀手》,他达成了惊悚片的最高成就——演绎了好莱坞历史上最有魅力的撒旦。其后他慢慢获得了一些业内的正视,接到了《魔鬼女大兵》这样真正主流的电影,让观众见识到了维京血统的荷尔蒙魅力。

绘画、写诗,与世界交流

没多少人知道,也没多少人关心这位年轻“阿尔法”男演员其实有一颗敏感温柔的心,他一面演戏挣钱,一面出诗集,创作单曲,坚持绘画和摄影。“摄影、绘画或者写诗都只是我个人的延展,是我如何看待事物的表现形式,是我与这个世界交流的渠道。”《超完美谋杀案》里他就演了一位居住在布鲁克林的画家,镜头中展现的油画和摄影作品就是他自己创作的。

《指环王》三部曲改变了他的人生,最为显著的当然是事业层面,有更多好的剧本找上门;另一方面这部戏的酬劳也让他得以为精神角落注资,这位艺术家用一部分片酬创办了出版公司Perceval Press,专门用于支持独立艺术的创作。莫特森也因此被《纽约时报》冠上“独立出版大亨”的头衔。他曾抱怨因为《阿帕鲁萨镇》的拍摄工作导致出版公司工作进度被拖后。

莫特森出生在曼哈顿,虽然童年时期跟着父亲住在南美,但在敏感的青春期到来之前他就随母亲回到了纽约,或许这能解释为什么他和大部分美国演员不一样。纽约这个城市包罗万象,更多的人专注于向内挖掘自己的灵魂,而不仅仅是物质满足。所以纽约挤满了戏剧、艺术和独立创作,而洛杉矶分布着大型制片厂和名流豪宅。

除此之外,大学毕业后他在丹麦生活了几年,或许对他安静敏感的性格也有所影响。这样一个向往艺术、内心敏感的莫特森为了演戏也免不了经历名利场和“舆论圈”的种种,早年他的经纪人甚至试图劝他改一个更好记的名字,就像《绿皮书》里傲慢的钢琴家对粗鲁的司机做的那样,显然他并没有答应。现在莫特森住在西班牙,和同为演员的女朋友阿里亚德娜·希尔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儿子劝说下,他决定半路接演阿拉贡

演了阿拉贡之后,维果·莫特森的事业可谓平步青云,从《沙漠骑兵》到《暴力史》再到《东方的承诺》,“阿尔法男”的角色特征已经成为莫特森身上的烙印,好莱坞再也无法忽视他。

“如果阿拉贡这角色没有变得举世闻名,如果我在《指环王》三部曲中的表现不够显眼,可以想见的是,没有一家制片公司会愿意让我主演《东方的承诺》和《暴力史》这样的电影。”多年后他曾如此回忆这部奇幻史诗带给他的一切,“诚实地说,我从不担心人们只把我看做阿拉贡。事实上,我差点都没能加入这个剧组,当时他们都已经筹备几个月了。”

的确,莫特森是临时被邀请加入剧组的,用来替换尚未正式开拍便逃离剧组的斯图尔特·汤森德。这个机会对莫特森来说十分突然,一签就是18个月的拍摄期,尤其他还是个单身父亲,这让他陷入了犹豫。

但当时11岁的儿子是托尔金的超级粉丝,一听说是改编自《指环王》的剧本就来了兴致,缠着爸爸问要演什么角色。“就是那个在树林里为了几个小个子和人打架的角色,天!我哪知道谁是谁。然后我儿子说那个人最后会成为国王!他极力劝说我出演这个角色,最终说服了我。于是我在去新西兰的飞机上疯狂补小说。”

当他穿好戏服走进片场,彼得·杰克逊知道自己没有选错人,他甚至一度在戏外也将他称做“阿拉贡”,而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异常。

因在《指环王》系列中饰演阿拉贡,莫特森也收获了与肖恩·宾、奥兰多·布鲁姆的友情。

莫特森和游侠一样热爱骑马和剑术,虽然错过了开拍前为期数月的武术训练,却仍然被武术指导夸赞为“武剑最厉害的演员”。当然演员自己过于热爱武术也会造成一些麻烦,莫特森几乎都不让替身演员上场,由于经验不够丰富,在打斗戏中时常误伤对手戏的替身演员。尽管如此,他仍然和片场所有替身演员交往出兄弟般的友谊,他是阿拉贡本人,他有时“像鱼那样疯狂”(“皮聘”比利·博伊德曾这样评价他)。

降低拍片速度,对抗主流制片流水线

莫特森与大卫·柯南伯格最著名的合照莫过于在戛纳电影节上相拥而吻的画面。

这位好莱坞鬼才和彼得·杰克逊一样靠拍邪典片起家,只是后来杰克逊走向了幻想,而柯南伯格走向了现实主义。

柯南伯格也找到了莫特森,于是有了《暴力史》《东方的承诺》和《危险方法》,从无辜到成熟再到睿智,这位加拿大导演调出了莫特森英俊勇敢之外更多的魅力。

在一次访谈中两人聊到导演和故事板之间的关系,莫特森也仍然直言不讳:“某些导演对故事板过分执着,我到了现场他会告诉我都安排好了——在选你演之前好几个月就安排好了,你会在这个角落,跷着二郎腿,左腿要放在上面,她在那边怎样怎样。或许这就是我近几年不那么活跃的原因吧。我更喜欢被给予表演的空间,然后由导演来判断是否喜欢。有的人限制很多是为了省钱,但事实上要让演员调整到某个具体的限定框里反而更浪费时间,不如让演员去发挥。”

确实,近年来他拍片的速度和名气增长的幅度并不匹配,这大概就是一个独立艺术家与主流制片流水线对抗的方式。

《指环王》上映15年后,莫特森已经年过半百,他接了一部戏叫《神奇队长》,剧本告诉他,他要和6个孩子一起在山林里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这些孩子们都是看着《指环王》三部曲长大的,他们当中有些人甚至是为了和阿拉贡合作才接的这部戏。

莫特森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他觉得这些孩子太小了,怕是从没看过他演的暴力向电影,但他仍然乐于做这些孩子们的“暑期爸爸”。在片场的某一天,演员里年纪最小的查理·肖特韦尔凑到莫特森跟前,递给他一张纸,转身跑开了。纸上是小朋友手绘的一张阿拉贡肖像,下面童稚的笔法写着一行字:“我知道你是谁。”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