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秀时尚网欢迎您的光临!
 

「情感故事」初恋随风而去不足惜

2017-12-22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丫头,外表大大咧咧,骨子里却是很传统。 2007年考入福建沿海的一座城市念大学。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在火车上看到大海,那种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刚入校,对啥事都觉得新鲜,参加老乡会,参加各种文艺沙龙,乐此不疲。没...

 

 

 

 

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丫头,外表大大咧咧,骨子里却是很传统。

2007年考入福建沿海的一座城市念大学。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在火车上看到大海,那种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刚入校,对啥事都觉得新鲜,参加老乡会,参加各种文艺沙龙,乐此不疲。没有了高中时挑灯夜读,书山题海的紧张,大学里多了一份从容不迫,恬淡舒适。

我和同宿舍一姐妹小敏报名参加了学校的诗歌沙龙。里面都是些诗歌爱好者,很多学长都是校园名人,在城市晚报,校园刊物上经常能读到他们发表的作品。那时候校园里很多女孩子都对这些大诗人崇拜仰慕得不得了。我自然也不例外。沙龙里女孩子相对较少,自然受到额外照顾,那些校园大诗人也会热情给我们指点,帮我们提高诗歌的水平。阿冲就是在沙龙里认识的。

阿冲大三,比我高一届,开朗活波,青春洋溢,很有文采,也很幽默,经常讲的段子让我们一帮女孩子开心发笑。真不知道他脑子里装了多少笑话,好像取之不尽。不知不觉中少女情怀就被这个阳光男孩拨动了心弦,五迷三道的,每天课余就想见到他。看得出,他也心里喜欢我这个学妹。

捅破窗户纸是在沙龙里组织去海岛玩的那个春天下午,春光明媚,海风习习,大伙在沙滩上逐浪嬉戏,拍照留念。就在这时候阿冲站在一块礁石上对着大海喊:“琴儿,我爱你!大海作证,天地为鉴!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吧!”。大伙一个劲的起哄,我呢还真是猝不及防,羞得满脸通红。在大伙鼓噪呐喊声中,我也就没有忸怩作态,点头答应了。这家伙从礁石上冲下来,一把把我扛起,任我拳点在他背上捶打,就是死皮赖脸,在沙滩上足足跑了七八十米,远离了大伙,才把我放下来,迅雷不及掩耳就在我嘴唇上亲吻了一下。那是第一次被男孩子亲吻,甜甜的,爱情的味道,咸咸的,海风的味道。事后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事先预谋好的,大伙都知道有这一出,只有我自己蒙在鼓里。

恋爱的小女生是快乐的。校园里我和阿冲手牵手漫步在林荫道,谈论诗歌,讲讲同学臭事和时事新闻。相拥坐在沙滩上看明月阴阴暗暗,看大海潮涨潮落。阿冲这时候手脚会很不老实,总想越雷池一步,但除了拥抱亲吻,其他非分之想总被我扼杀在萌芽中。阿冲也有意无意提示说,沙龙里谁和谁恋爱,已经在校外租房同居了。就是和我一起参加沙龙的小敏有过。我对他说,别人怎么样与我无关,我坚持自己的原则。虽然看出他不高兴,但我不能为了取悦他而迷失自我,所以经常闹得不欢而散。特别是有一次晚上两个人去看电影,他上卫生间,把钱包递给我让我先去买票,我发现他钱包里竟然夹有好些个安全套,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我和他不是一路人,迟早会因为这个而闹掰。长痛不如短痛,没有争吵,没说理由,当晚我就提出分手。我想阿冲自己应该心里明白。

阿冲后来晚上来找我散步,我也借口英语得过六级要加紧复习,诗歌沙龙也不像当初那么有激情了。拒绝多了,他来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会在手机里发个信息问候一下,或在qq空间留下一段专门为我写的诗歌。但我已经没有当初的情怀,干脆把他屏蔽了,这样也能让他知道我的决心。同宿舍的姐妹问起,我也就直说性格不合分了,心虽然有点痛,我想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有时在校园远远看见阿冲身影,也都绕路尽量避开,实在躲不过,点头打个招呼,已经心如止水。

我的初恋就这样很是平淡,来得很平常,去得很坦然,都是年青时不知愁滋味,懵懵懂懂,不知爱情意味着什么。现在想想都会被当初的幼稚哑然失笑。如今结婚已快两年了,每当想到自己把宝贵的女儿身交给我爱的和深爱自己的老公那一刻,也会为当年的坚持而庆幸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