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秀时尚网欢迎您的光临!
 

情感故事《用情深处最伤人》

2018-10-19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用情深处最伤人 高国宴   太阳刚刚落山,夜幕便在大山的怂恿下,迫不及待地从山谷间弥漫过来,喧闹了一天的大石滩村又一次趋于平静。 此时,转弟又坐在那棵老榆树下。她才二十八岁,来这儿不是一次两次,若细算起来,应该是八年,八年,她就这样平静地凝望着对面唯一通...

用情深处最伤人

高国宴

 

太阳刚刚落山,夜幕便在大山的怂恿下,迫不及待地从山谷间弥漫过来,喧闹了一天的大石滩村又一次趋于平静。

此时,转弟又坐在那棵老榆树下。她才二十八岁,来这儿不是一次两次,若细算起来,应该是八年,八年,她就这样平静地凝望着对面唯一通向村外的山路。而今天,转弟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这也难怪,谁让丈夫陈良告诉她铁柱的消息呢!

转弟是五年前结婚的,丈夫陈良是村里的民办教师,憨实的要命,在转弟的眼里,她们的婚姻就如同嚼久了的口香糖——无味。好在陈良对她还算好,可转弟却无论如何也激不起对他的好感来。直到女儿甜甜的出生,才给她的生活带来些许快乐来。她本以为她的生活就会如此平静地演绎下去,可是,她还是想错了。

转弟知道铁柱的消息是昨晚的事,晚饭后,陈良不经意提起铁柱回来的消息。其实,关于她和铁柱的事陈良早知道,只不过那是八年前的事了,随着铁柱的神秘失踪,一切都好象没有发生过。而现在,铁柱却奇迹般地以西安某冶金厂厂长的身份出现在大滩村。

该死的铁柱,转弟觉得心里堵得慌。她和铁柱可谓是青梅竹马,自幼一块长大,说不清为什么,在她的眼里,铁柱是所有男人中最让他着迷的。她永远忘不了那个雨夜——她和铁柱一块回家,不小心滑了脚,碰伤了手指,她让铁柱吮,可铁柱笑着不肯,并告诉她,老人说过,男女之间不能相互吮指头,否则会遭到雷劈,除非是两口子才能这样。她咯咯地笑着告诉他,让铁柱把她当作媳妇好了,一脸坏笑的铁柱冷不丁抱起她,将她的手指含到嘴里,吮吸的生疼。那年,她和铁柱刚刚二十岁。

农村人的爱情没有城里人的经典、浪漫、富有情调,但他们则用一种平淡或近乎粗野的方式演绎着人类同样至死不渝的爱情。

可是,让转弟想不到的是,那个非她不娶,甚至情愿为她去死的铁柱,却在那个甜蜜的雨夜之后,神秘地在村子里消失了,从此杳无音讯。这里的姑娘是不过二十三的,也就是在铁柱离开村子的第三个年头,她由父母做主,嫁给了本村憨实的教书匠陈良。从此,她便试图从心里忘记铁柱,可是不能。她盼他回来,可又怕他回来,一种爱恨交织的痛苦时时吞噬着转弟的心。八年来,她不知在村口的老榆树下徘徊了多少次。是的,等待是件痛苦并熬心的事儿,但是,如果心里有了盼头,那情况就不同了。令转弟没有料到的是,八年后,铁柱竟然回来了。

月牙悄悄爬上西山头,夜便显得朦胧起来。转弟觉得憋的难受,起身走向自家的果园。突然,她感到身后有异,转身,转弟近乎叫起来,是铁柱,西装革履,可熟悉的面孔 转弟永远忘不了。

情感的事就是有点怪,有时侯,往往是期盼已久的,可一旦呈现在面前时,却又表现的措手无策了。

转弟刹那间感到一种莫大的委屈,不及说出一句话,便转身跑向果园深处。铁柱赶上来,双手搂住转弟的肩,默语良久,这才告诉转弟,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她,让她受苦了。其实,他之所以选择离开村子,是因为想到外面打工挣点钱,将转弟体面的娶过门。可是事实难料,出门后,他才发现一切并不是那样简单,他拣过垃圾,打过临工,挨过打,受过骂,直到后来遇到一位好人的支持与帮助,他才在西安建起了冶金厂,可当他觉得有脸面回来时,才顿然发现,时光已过去了八年,一切都已晚了。铁柱还告诉转弟,八年来,他时常想着她,他把她的照片一直带在身上,每到痛苦无助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看看。

转弟终于啜泣了。她转过身,这才发现,铁柱也是泪流满面,手中的一张照片在微弱的月光下,显得发黄。女人是最容易被感动的,特别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巧遇特定的人和事。转弟觉得她的铁柱仍是八年前的铁柱,她八年的等待没有白等,她将头贴近铁柱的胸膛,这一动作她在梦中盼了好久了。

铁柱轻轻拍打着转弟的后背,告诉她,他已知道了一切,他不怪转弟,这次回来看一眼就够了。说着,抽出三千元钱,递给转弟,让她补补身子。转弟生气了,她告诉铁柱,自己苦等八年并非为了钱,她要的是人,如果铁柱愿意,她会跟他走的。

没有什么比甜言蜜语更让人昏头的,在铁柱的怀里,转弟又一次体验到了失落的久远的爱抚,在铁柱的喃喃声中,转弟顺从地随铁柱倒在果园厚厚的落叶上……

转弟回到家时,女儿已经睡熟,丈夫陈良斜躺在炕上抽烟,对她的晚归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吃惊,相反,平静的有些出奇。转弟看了一眼丈夫和女儿,她突然有了一种负疚感。是的,几年来,她没有尽到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责任,由于铁柱的阴影,以至于使她冷落了陈良的激情。她知道,陈良肯定知晓她内心的秘密,只是不愿道破而已,这比打她、骂她一顿更让她难受。

转弟期待着暴风雨的来临,但她失望了。当陈良抽完第三支烟后,出乎转弟意料的是,陈良居然一改常态,坐起身,拉过转弟,平静地告诉她,其实,自结婚以来,他就知道转弟心中存有一个难舍的结,几年来,转弟都生活在痛苦中。他告诉转弟,自己对不起她,没有让她过上幸福的日子,每次看到转弟徘徊在村口榆树下时,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现在,铁柱回来了,她应该回到他身边去,苦盼了八年,她应该拥有自己的幸福。他不埋怨她,也理解她,只是希望日子长了,能够回来看看女儿甜甜。

那一刻,转弟哭了,这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说实话,憨实的陈良应该是一位合格的丈夫,相反的,自己却未能很好地尽到做妻子的责任。如果铁柱不回来,她真愿意从此好好过日子,可是,她又说服不了自己,八年,她不能这样再次放弃。

转弟流着泪,紧紧搂着陈良,将脸贴在陈良的脸上,她觉得唯有这样,才能暂缓她内心的负疚感。

三天后,转弟走了,当她来到村口的时候,不由回过头,她仿佛又看到了熟睡中的甜甜,还有一下子衰老了许多的陈良。

可是,当转弟随着铁柱穿行于繁华的兰州街头,面对都市喧哗的生活时,萦绕转弟心头的阴霾便渐次消逝,她终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她的梦终于实现了,与自己钟情的人厮守,她应该知足了。

在兰州逗留了两天,转弟便随铁柱踏上去西安的列车,铁柱告诉她,厂里事多,不能再耽搁。第一次坐火车的转弟不久便感到头晕,铁柱拿出一粒药告诉她吃上就好受了。转弟顺从地吃了药,不久,便倒在铁柱的怀里沉沉睡着了。

当转弟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她感到身上附着一个人,起初,她以为是铁柱,可当她摸到那个人的脸时,她惊叫着掀开了那个人。随着一声漫骂,灯亮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赤裸的四十来岁的男人,男人一脸坏笑地告诉她,他用五千元买下她时,她还睡得正香呢!

历经沧桑的人说,世间生灵,人是最可怕的,尤其是披着“面纱”的人。转弟一切都明白了,她知道,面对眼前的男人,任何的反抗都是无济于事的。她痛苦地闭上眼睛,两行泪从眼角涌出,她万万没有想到,她朝思慕想的铁柱,她盼了八年的铁柱,原来竟干着如此无耻的勾当,甚至将自己也做了交易。而她的女儿和憨实的丈夫只知道她是跟了铁柱去团圆,去住高楼大厦,去过幸福的日子。倘若有一天,她能够重新回到大石滩村,回到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时,她要好好尽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责任,可到那时,她将又如何向自己憨实的丈夫和女儿解释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