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秀时尚网欢迎您的光临!
 

80后的我,成了90后的后妈

2019-4-11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郭莉谈到丈夫时,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幸福,反而低声抽泣起来。郭莉说,结婚后,她和冯斌的感情越来越差。冯斌最大的乐趣就是上网,只要有一台电脑和一根网线,他可以一整天不出门。现在,夫妻俩的相处模式一般是:冯斌玩电脑,郭莉做家务。冯斌不断地对郭莉说,只要不打扰他上...

  郭莉谈到丈夫时,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幸福,反而低声抽泣起来。郭莉说,结婚后,她和冯斌的感情越来越差。冯斌最大的乐趣就是上网,只要有一台电脑和一根网线,他可以一整天不出门。现在,夫妻俩的相处模式一般是:冯斌玩电脑,郭莉做家务。冯斌不断地对郭莉说,只要不打扰他上网,每天做好饭、打扫好卫生就是好老婆。有时郭莉抱怨几句,冯斌就会不耐烦地说:“谁家不是老婆做事?当年是你自愿嫁给我的,这日子你爱过不过。”

  认识丈夫冯斌的时候,郭莉才21岁。那时,她还是一个对未来充满美好设想的大学生。毕业前夕,她在网上认识了冯斌,对方渊博的学识和贴心的关怀使她产生了深深的迷恋。毕业后,郭莉瞒着父母来到千里之外的成都与冯斌见面。眼前的冯斌比她想象中多了几分成熟和睿智,谈话间不乏幽默,对她也关爱有加。在冯斌的帮助下,郭莉很快在成都找到了工作,虽然薪水不高,但有恋人相伴,日子过得还算幸福。

  三个月后,郭莉还沉浸在热恋的喜悦中,冯斌却告诉了她一个秘密。原来,他不仅年纪比郭莉大7岁,而且还离过婚,有一个5岁的儿子。儿子判给了自己,但一直跟着姥姥生活。听到这个消息,她怨冯斌欺骗了自己。但是,恋爱中的女人总是宽容的,她相信,只要两个人相爱,一切都不重要。郭莉的善良令冯斌非常感动,他发誓一定要好好待她。

  仿佛一切是水到渠成,郭莉和冯斌结婚了。结婚前,郭莉领着冯斌回家。一向严厉的父母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在他们看来,女婿除了家庭条件差一点、年龄大一点之外,其他方面还算差强人意。但郭莉心里明白,父母之所以同意,是因为她隐瞒了冯斌离过婚并有小孩的事实。她知道,要是告诉父母这些,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婚后的生活不如预想中美好,但在随遇而安的郭莉看来,也算是能凑合。然而,就在去年7月,冯斌的儿子从姥姥家回来,年轻的郭莉一下子成了后妈。她无法接受这个孩子,却又不断告诉自己,孩子是无辜的,必须对他好。于是,她拼命向孩子示好,却得不到父子俩的认可。随着与孩子的冲突越发激烈,郭莉想到了离婚。可是,面对离婚,她却有比“当后妈”更多的隐忧。在不断的挣扎和自我折磨中,郭莉来到了咨询室。

  在咨询室,郭莉双眉紧锁、坐立不安,一字一句地吐露藏在心底的压抑。

  “冯睿(丈夫与前妻的儿子)刚回来那会儿,由于数学成绩不太好,我便主动承担起辅导他的责任,其实是想拉近与孩子之间的距离。可他在乡下被姥姥宠惯了,做事总是拖拉、磨蹭,对我布置的作业也是应付了事。有时,他说自己要做作业,可只要我一转身,他就上网或是干别的,还不许我说。

  有一次,我见他正在打游戏,就说了他几句,他马上顶撞我,说不需要我管,他又不是我儿子。这让我非常气愤,本来我就不喜欢他。更可气的是,当我把这件事告诉冯斌时,他却说出一句令我意想不到的话:‘这日子你爱过不过,你要觉得过不下去你就走。’孩子的话深深刺伤了我,丈夫也说出这样的话,更让我难以接受。

  从那时起,虽然我依然照顾孩子的生活和学习,可心里却越发无法接受他。我一看见他就觉得自己很委屈,像有根刺扎在心里一样难受。我越来越烦他,恨不得他马上从我的视线消失。于是,我故意让他难受。比如,作业写了一遍,我会让他写第二遍、第三遍,直到我满意为止。结果,他对我越来越憎恨,从来不叫我一声妈。”

  “其实,我也知道孩子没什么大错。尽管他说出那样的话,可小孩都是无心的,我不能跟他计较。但是我又很矛盾,现在只要一看到这个孩子,我就觉得生活没有希望,活着没有意义。可我这些话不能对任何人说,因为我的朋友、同学、还有父母都不知道我老公是再婚的。在她们看来,以我的条件可以嫁一个很好的男人,但我却选择了一个条件很差的男人。我的圈子里都是很现实的人,我怎么敢对他们说我老公还有个孩子呢?而且我自己也觉得做后妈很丢人。我怕人多的地方,我怕同学聚会,我怕别人知道我是后妈。我是不是很坏,怎么会这样对待一个孩子?”她喝了一口水,把问题抛向了我。

  我没有直接回答郭莉的问题。她与孩子的矛盾实际上是众多离异重组家庭都会面临的问题,要想磨合好,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而磨合的过程,最需要的是爱人的配合。所以,我请她再详细说说和丈夫的婚姻状况。

  丈夫的话仿佛是冰冷的剑直抵心尖,郭莉被深深地刺痛了:“我是家里的独生女,我从来不做家务活,但是现在我做了这么多,他还不满意!”奇怪的是,结婚前,冯斌对郭莉十分呵护,为什么婚后却做起了甩手掌柜,而且对她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郭莉说,丈夫之所以这样,很大原因是从小的环境造成的。10岁那年,冯斌的父母离婚了,16岁,他被送去部队。退伍后,他没地方住,也没有生活来源,所以草率地结了婚,想找个人照顾。可是前妻并不是对丈夫千依百顺的女人,俩人很自然地离婚了。

  当时他对郭莉好,就是发现郭莉是个贤惠温顺的女人,符合他对妻子的要求。现在,他已经30多岁了,工作也不如意,儿子又回来了,生活压力一下子增大,郭莉还和孩子起了冲突。原本就期待别人照顾自己的冯斌,哪儿能打理这些事?所以,他采取了指责和命令的方式,希望妻子能服从自己。而他,则可以理所当然地逃避到网络世界中。

  说到这儿,郭莉叹了一口气。暴戾而没有责任感的丈夫,敌视她的孩子,让郭莉想到了离婚。对于离婚,郭莉的顾虑却更多。她放不下6年的感情,毕竟自己付出了许多。她更担心的是,如果离婚,就必须给父母一个交代,那么,当初隐瞒的事实必然要说出来,而父母一定不会原谅她。说到这儿,郭莉明显焦虑起来,双手不断搓着衣服,眼神游离。

  通过郭莉的述说和肢体动作,我意识到,孩子的问题并不是她求助的真正原因。她真正的心结是,害怕父母知道冯斌的婚姻真相,害怕离婚后父母对她的态度。这种恐惧强化了她的焦虑,而对孩子的“惩罚”和“折磨”,正是她发泄焦虑的一种表现。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